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我愛你…我並不愛你 專訪日動畫廊東京當代館客座策展人宮津大輔

日動畫廊宮津大輔

2017-07-11|撰文者:林鈺芸

日本知名工薪收藏家宮津大輔暢談策展的中心主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非池中:按照宮津大輔的說法,這次的展覽主題除了表達藏家的心情,也和呈現的作品內容有著密切的關係,那麼為什麼會是邀請這九位藝術家參展呢?

宮津大輔:
如同稍早提到的,我想在這個展覽裡面呈現兩個層面的 identity,一個是我做為藏家的身分,另一個則是日動畫廊的身分。日動畫廊擁有長久的歷史,至今已引介無數歐洲的藝術珍品給日本及亞洲的觀眾。是故此次特別選列巴黎畫派藝術家莫伊斯.基斯林(MoïseKisling)的作品,以及日本浮世繪大師喜多川歌麿的春畫,一方面作為日動畫廊悠遠歷史的見證,同時也藉由呈現這些我極度喜愛、卻永遠無法得到的博物館等級作品,回應前面提到的藝術收藏的矛盾心情。

至於當代藝術家的選列,其中一位是日動畫廊過去已經在聯展中引介,我自己也有收藏的泰國藝術家塔萬.瓦圖亞。多數收藏家都只想收藏油畫作品,認為油畫相對於其他平面媒材更有價值,但其實水彩並不是那麼容易控制的媒材,而塔萬一方面深諳如何發揮水彩的特性與質地,一方面又可以毫不拘束地讓他的筆觸隨水分延展擴散,他的風格具有一種介於偶然及精準之間的迷人魅力,這是當代藝術中獨特的表現。其他藝術家則是過去從未在日本展出,我在各大雙年展或其他國家博覽會發現的新銳創作者,他們都相當年輕有才華,因此我也想要把他們介紹到日本。

日本知名工薪收藏家宮津大輔(左)表示自己會是「永遠的收藏家」。右為台北日動畫廊及日動畫廊東京當代館(nichido contemporary art)總監岩瀨幸子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非池中:宮津大輔從收藏家到策展人,對於這樣的身分改變,有什麼樣的體會呢?

宮津大輔:
我曾經策畫過一些展覽,未來也許也會有機會繼續策展,但是我不是、也永遠不會將自己視為「策展人」。我認為自己一直是以「收藏家」的身分在策畫展覽,嘗試用另外一種觀點,呈現我覺得精彩或值得被關注的藝術家與作品。對我來說,收藏家這個身分是我自己的選擇,是我能夠賦予自己的一種身份,但無論是策展人還是大學教授,都必須擁有某些先決條件,經由外界評定及認可才能成立。因此我只能、也只會說自己是一位收藏家,收藏永遠是我首要在乎的事情;我曾經是,現在是,未來也都會是一位收藏家。

非池中:這次展覽有趣的地方是它是一個探討身分的展覽,而且是由畫廊與藏家合作構築的展覽,想請問日動畫廊總監岩瀨幸子是在什麼機緣之下,邀請宮津大輔作為這一次的策展人呢?

岩瀨幸子:
日動畫廊與宮津大輔有非常深厚的緣分,我的主管與宮津大輔亦有二十年以上的私人交情,加上畫廊過去就與他有過合作經驗,因此宮津大輔一直是我們非常重要的朋友及藏家。我們非常了解他,因此也特別榮幸可以在他從工薪族轉任教授的這個重要階段,邀請他客座策展。我們想要藉由這次展覽的呈現點出這樣身分位置的改變,同時也想介紹宮津大輔身為藏家的獨到策展觀點。

日動畫廊宮津大輔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