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人物

藝廊當代藝術個展藝博會

看不見的手,與它的手紋:圖像編碼的置換、挪用與胡本·切克勒夫的「貨幣」

胡本·切克勒夫貨幣挪用戲仿普普

2020-11-12|撰文者:陳晞


「現在我在紐約,這裡不再生產任何東西。 只剩下金融服務。 這就是為什麼我想在自己的藝術作品中體現這一點。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是一位傳統畫家,畫我周圍的一切。而那即是全球金融的影響力。」─胡本·切克勒夫




「貨幣」紐約當代新普普展場。圖/印象畫廊提供





手紋



貨幣作為一種共同記憶的記憶體系,從每個國家、機構所製成的貨幣中,都可以看見貨幣中對從色彩、圖像、圖標(icon)與拼貼方法都涉及了圖像政治、視覺框架與防偽設計。貨幣幾乎是圖像身處最兼具功能與符號性的表面。

胡本·切克勒夫(1970-)的複合媒材系列作品《貨幣》當中,考究了那些給不同國籍、不同喜好的人使用的貨幣與其製造過程。例如將瑪麗蓮夢露的肖像置於大富翁玩具中的圖框。有時則是挪用由紐西蘭鑄幣廠製作、在紐埃(Niue)發行的《冰雪奇緣》艾莎的紀念幣,有時則是挪用藝術史中的肖像名作圖像等。這些圖像有各自的歷史,以及其背後的文化脈絡還有象徵,它們集結在胡本的個展當中,幾乎成為了一種全球經典圖像史的集錦。

Houben Tcherkelov $2 Frozen New Zealand 2018 複合媒材 76x101cm。圖/取自藝術家網站

Houben Tcherkelov 瑪麗蓮夢露 2020 複合媒材 91.5x91.5cm。圖/取自藝術家網站

畫面中呈現的絹版印刷般的印紋以及貨幣的文字,使羅森伯格的集合繪畫與貨幣的防偽設計在我腦內連結在一起。藝術家從貨幣這個族群共同記憶的金融象徵,指涉了藝術與金融在交換價值當中的融通與轉譯,就像被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稱為看不見的手,貨幣上的圖像與數字是它的手紋。

「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遊歷世界各地的經驗,使我對國族和機構如何在貨幣上體現認同與價值體系有所體會。」胡本說,在歷史上,許多的圖像被國族與機構使用,並被代表為某種精神象徵。在歐美國家中,這些圖像可能來自於浪漫主義或新古典主義等、用以呈現國族崇高的繪畫形式描繪的歷史偉人肖像,有的則是以紀實攝影呈現國家發展中,關鍵的精神象徵。

這些圖像脫離了原本被使用的圖像框架之後,透過胡本的繪畫被重新拼貼集合起來。圖像在原本圖像政治中的符號價值,轉移到藝術家個人的繪畫創作,胡本製作個人視覺符號工序的性質,近似於羅森伯格和波爾克等畫家通過將自身限制於嚴謹繪畫訓練的控制中,否定了自身作為個人化過程的有效性。圖像文化的變造與介入,成為在藝術形式與當代文化之間對話的索引。

Houben Tcherkelov 500 Dollars 2017 複合媒材 76 x 83.5 cm。圖/印象畫廊提供Houben Tcherkelov Money tallks 2, 2020 複合媒材 152.5x122cm。圖/印象畫廊提供

胡本·切克勒夫貨幣挪用戲仿普普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2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廊藝術跨界

珠寶詩人曾郁雯57+1珠寶展,玩心大發!

2020-11-25|撰文者:采泥藝術/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49

焦點新聞

藝廊古典大師

白銀鏨刻的世紀-西方美學的絢麗之門

2020-11-25|撰文者:橄欖樹下文創有限公司/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