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藝廊當代藝術訪談藝博會策展

「永存的藝術價值」-涵藝術面對時代進程的選件與洗鍊

涵藝術岑龍Art Taipei

2020-11-26|撰文者:王玉善

有別於其他國際藝術市場的戰戰兢兢,今年秋天的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卻是人潮湧動、熱火朝天,根據官方的數字,短短五天就有七萬人次入場,更創下近年最少參展畫廊,卻成績斐然十億元成交。在許多指標性大畫廊與國際畫廊的缺席下,Art Taipei的高額成交內容更引人好奇,多家畫廊以千萬業績脫穎而出,除開近年賣到翻天的萌系與潮流藝術,依舊火熱之外,也不乏一些技法堅實的藝術家,有其穩固的粉絲、藏群,而背後推動這些創作者的手,多是業內默默耕耘多年,深具實力的經紀人或畫廊主。他們低調的踏穩每個步伐,甚少曝光在鎂光燈下,例如這次以單一位藝術家—岑龍的個展,就拿下千萬成交金額的涵藝術經紀公司,以及這家畫廊的執行長—林暄涵小姐(Metra Lin)。

2017、2019連續兩屆帶著她旗下的藝術家,孤身獨闖威尼斯辦雙年展的平行展,在沒有大企業的資金奧援下,僅憑著一股熱情與忠實粉絲們的支持,周旋在多個組織之間,硬是創下四百多年來第一個在馬爾他聖若望教堂辦展的紀錄。展後更有粉絲不遠千里從德國來到台灣,看這次Art Taipei的岑龍個展。藉由這次疫情的阻攔,我們訪問到本要飛往國外洽談明年合作的Metra,來談談她的經紀之道。

Art Taipei 2020|涵藝術展位|岑龍〈蒼穹星光〉

非池中(以下簡稱非):涵藝術今年在Art Taipei的成果可謂相當豐碩,不僅是受到許多的關注,還收穫了相當好的業績,能不能談談這次展覽成功的要素。


Metra(以下簡稱M):首先,我想這次的成功,有很大一部分,在於我們重現了去年在威尼斯的情境式策展(相關報導:以情境式策展詮釋繪畫中的力量-涵藝術於馬爾他聖若望教堂展出「蒼穹星光-岑龍和他的藝術」)。當然這並非是全然地複製當地的場景,在Art Taipei有限的空間裡,要重現一個四百多年教堂的莊嚴性,是相當困難的。但我們創造出一個深藍色、幽暗的長廊,裡頭獨自展出岑龍的作品〈蒼穹星光〉,讓這件作品原本就具有的神聖性與精神性,更加地被突顯出來,也因此吸引到很多觀眾的注目。當然,我們還搭配展出了許多岑龍的新作,作品本身的精彩度都頗受好評。

至於業績的部分,相比於上次2018年參加台北藝博時,岑龍作品的辨識度更高了,加上我們團隊持續在策展上的努力與進步,我們這次得到許多新藏家的關注,也讓他們理解到岑龍作品裡的內涵。其實在Art Taipei這樣的商業市場上,辦個展是很吃虧的,在這個場合裡很容易被淹沒,但我們依舊試圖做到在一個藝博會上,保有岑龍作品的精神性,讓他的作品被更多的人看到、收藏,整體來說,今年的效果是特別好的,對我們來說也是一次成功的展出。

Art Taipei 2020|涵藝術展位

非:
相信岑龍的作品能夠獲得這麼多的支持與收藏,一定有關鍵性的原因,他跟藝術市場上的其他作品有什麼不同?能請您談談岑龍作品中那些感動人心的部分嗎?

M:岑龍的作品,一直都有相當崇高的精神性,這種精神性有點像宗教的神聖感,但又不是侷限在單一宗教的教義中。過去十多年來,岑老師藉由具象的人物、風景、動物,傳達他心中的愛與希望。這些作品是靜謐而不張揚的,觀眾很容易就能跟它有豐富的情感交流,許多人在作品裡感受到岑老師細膩的情感,以及深厚的人文關懷,進而收藏了作品。

近幾年,岑老師的技法更加的高深,他將具象的畫面更加的簡練,去傳達一些更抽象的、更崇高的精神性。從很多新藏家的觀點來看,岑龍的作品有相當強烈的個人特色,像是〈蒼穹星光〉、〈今夜星光燦爛〉這些暗色系、星空的作品,或是〈揹柴的阿米子〉這種勾勒人物的畫作,都讓觀賞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的作品總結來說,就是大師的技法、豐富的精神層次、生動的描繪以及強烈的個人特色。

岑龍一直追求如何在具象表現的基礎上,用最簡潔的筆法,傳達抽象的精神性,在涵藝術經營他的十多年來,依然保有樸實與純真。所以我覺得岑龍的繪畫有別於藝術市場上的其他作品,他的作品是一種給人愛與希望、勇氣的繪畫。

岑龍_今夜星光燦爛_2020_200x120cm

非:能不能請您談談,作為一位藝術經紀人,您是從什麼樣的管道或機緣下,挖掘到岑龍這位藝術家。

M:我認為挖掘一位藝術家比較像是商業畫廊,為了利益而去找尋適合市場的藝術家,但我與岑龍的相遇,比較奇妙,像是宇宙安排好的夥伴關係。

許多年以前,經由一個日本的出版社,我認識了在中國隱居的岑龍。當時岑龍畫的繪本《賣炭翁》,得了許多獎項,出版社想要邀請他來畫插畫,而我正巧擔任這個出版社的口譯,因緣際會下就認識了他。認識幾年後,才知道岑龍原本是畫油畫的,過去的他從不賣畫,只畫一些大型作品去參加比賽,後來因為一些際遇,包括作品被剽竊、偷盜,所以他離開了藝術圈,但他還想畫畫,加上他父親過去給他的影響,給他看過很多國外優秀的插畫,所以他覺得這也是一種創作,還可以保有他對繪畫的熱愛,就這樣持續了幾年。直到我認識了他,了解岑龍的人格與遭遇後,很敬佩他這麼純粹的一位藝術家,覺得這樣的人很可貴,我慢慢的被他的才華感動,覺得應該要協助這樣的藝術家被看見。這種看見不只是商業市場的,而是在世界的藝術史中被看見,加上我一直都喜愛藝術,所以才成立了這家藝術經紀公司。

岑龍_揹柴的阿米子_2020_120x120cm

非:原本在今年的Art Taipei結束後,您應該是要飛往威尼斯進行下一個策展的計畫,不過因為疫情的關係,這個展覽也被推遲到明年了,能不能談一下這個展覽,以及未來的願景?

M:本來在2020年的12月,我們跟威尼斯的古蹟協會,將會在一個15世紀的古蹟—蝸牛府(Palazzo Contarini del Bovolo)裡,舉辦一場岑龍的個展,但因為疫情的關係,目前被推遲到2021年的九月份。這個展覽是很重要的,它是威尼斯當地的古蹟協會提出邀請,由我跟當地一位歷史學家擔任策展人。當時是因為2019年在威尼斯馬爾他聖若望教堂的展出,讓古蹟協會的成員認識到了岑龍的繪畫,才提出邀請,希望能做這樣一場展覽。

展覽的內容是由我從古蹟協會的藏品中,挑出12件三、四百年的出土文物,這些多半是一些當時的宗教藝術品,例如聖母像等。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作品,是人稱文藝復興晚期最偉大的藝術家—丁托列托(Tintoretto, 1518-1594)〈天堂〉的油畫。在15世紀時,威尼斯的總督宮想要一幅長達25米的壁畫,丁托列托就畫了這幅〈天堂〉油畫去比稿,最後如願得到了總督宮的委託,留下一幅史上最大的壁畫作品,所以這幅作品是很重要的,它乘載了丁托列托最原始的想法。因為這幅作品很重要,我與另一位策展人都覺得應該由岑龍所描繪的人間天堂,去與這張15世紀的聖畫來對話。今年我們在台北藝博曝光了一件作品〈殤〉,就是預計在這個展覽展出的作品。原本是沒有打算展出的,但恰巧時機成熟,我們就提前在博覽會裡曝光,果然立刻就吸引了一些專業藏家的目光及詢問。

岑龍藉由跟這些過去的宗教文物對話,去呈現當代繪畫內在的精神面,而非流於表象的諧擬或模仿,這是他作為一位藝術家的使命感與追求。這將是我們接下來很重要的一個展覽,這只是一個開頭,接下來將會有更多學術性展覽的延伸。另外就是2019年我們在馬爾他聖若望教堂的《蒼穹星光》展覽,也將會有更多的巡迴,包括在比利時、荷蘭、德國、英國、法國等,我們希望能透過更多這種情境式的展覽,將岑龍作品裡的精神性呈現出來,這將會是涵藝術未來在策展上的重要方向。

岑龍_殤_2020_120x200cm

做為藝術市場上的一環,一級市場(畫廊、經紀公司)對藝術家的推廣與打底,起了相當重要的作用。在過去幾次的浪潮中,二級市場(拍賣公司)激情的高價,難免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但在時代的淘洗下,有多少藝術家的作品還能站穩腳步,成為藏家心中的珍寶。這些閃閃發光的寶石背後,有賴許多人默默的付出,無論是商業市場上的推廣,還是學術定位的討論,都是經過漫長的考驗後所留下來的。也期待未來能有更多像涵藝術這樣優質的畫廊或經紀人,為我們發掘那些未知的璞玉。


涵藝術岑龍Art Taipei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1

0

1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文跨界徵件

2021 臺北文創天空創意節「解 • 邊界 ReStart」百萬計畫開始徵件

2021-04-15|撰文者:臺北文創基金會/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