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人物

焦點新聞

藝廊當代藝術個展

在談論色彩時,我們是以什麼為準則? 黃敏俊《光色合一再辯證》個展驗證色彩真理

秋刀魚藝術中心黃敏俊光色合一色彩系統光色合一再辯證

2020-01-12|撰文者:陳晞

色彩對當代的繪畫來說依舊至關重要。如果我們視繪畫中的色粉、介質、畫布、畫框為繪畫的組成要件,那麼色彩系統就代表著繪畫背後的意識形態與機制。旅美學者李天任(1956-)在對於荷蘭色彩學家哈瑞生的色彩研究當中,梳理了色彩系統與體系自西元前六世紀古希臘、十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與科學化轉向,至現代化之後的各種色彩理論與呈現的體系。我們可以在研究中看到,舉凡亞里斯多德、達文西、牛頓,德國生理學家黑林(Hering),都提出各自對於光與色彩的關係。

有趣的是,達文西將一般科學家不認為是色彩的「黑」與「白」納入自己所創的六原色系統,後來瑞典的天文學者佛西士(Forsius, 1569-1624)在其著作《色彩世界》中,將達文西的六原色以二度空間的示意圖描繪出來。而牛頓以理性科學所建構的光譜色彩理論,儘管建立了封閉式色環色彩體系的基礎,卻也變成一種以科學的先驗來定義我們看見了甚麼的一種機制。這在歌德(Johann Wolfgang Goethe)的眼中卻不這麼認為,他認為客觀理性得出的結果依舊有它的侷限,主觀的經驗是無法被忽略的。研究色彩的畫家朱利安‧貝爾認為,在那個力求創新的年代中,哥德對色彩的思想對透納(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引起了刺激,同時期的畫家也開始實驗互補色與對立色對視覺的刺激。我們又可以從透納對莫內的啟發,來串起從歌德連結到印象派的崛起。

歌德《色彩論》(1810)中的色相環(左)與黃敏俊「新光色論」的三原色關係圖(右)之對照。圖/非池中藝術網

從牛頓與歌德構築在理性與感性的色彩系統之爭開始,色彩系統的世界普遍性就一直是種幻象。從自然科學到裝飾設計的各種領域,都有著適用於該領域實踐機制的色彩論,然而彼此都有其主觀立場與客觀事實之間的優劣。學者曾啟雄(1953-)在研究中舉例,在台灣美術教育當中時常出現的「伊登(Itten)色相環」僅管適用於色彩特性的說明,然而實用性與通用性皆比不上國際照明組織的CIE表色法或是曼塞爾(Musell)表示系統。在從古至今發展出的上百個色相環裡,各含有其特殊的時代背景、哲學、神學、物理學、生物學、人類學、美學與心理學之意識。

若從黃敏俊「新光色論」的研究結果來看,藝術家以自己專屬的洋紅色、綠色與黃色作為繪畫的三原色,呈現他所認為光在衰減過程中產生的色彩。這與他早期創作中逐漸意識到綠色亮於藍色的發現有關。一進入秋刀魚藝術中心的展場,我們就可以看到以四幅方型的小件作品作為展覽主視覺,呈現黃敏俊繪畫中色彩漸變的關係。靠近窗邊,以透明材質呈現的〈色變〉,則是黃敏俊將自然光通透於他自己研發出來的色彩中,所顯示的顏色因明暗產生的色彩變化。

以「新光色論」創作的具象繪畫,其通透感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在畫面中的明暗關係,更近似於人眼以視網膜看著風景的明暗感。比如在《旅跡》系列中,他透過濕繪法進行日記式的戶外寫生、部分的寫生創作透過以自己改良的罩染法,在工作室中進行再現。以戶外寫生作品〈玫瑰園2〉與室內完成的作品〈綠光〉作為對照就可以看出,同樣的景象以新色彩論與罩染法所呈現的畫面在明暗之間的通透感,特別令人意識到光的存在。

黃敏俊,綠光,72.5x60.5cm,油彩畫布,2019。圖/秋刀魚藝術中心提供



黃敏俊,番紅花城夜景,33x24cm,油彩畫布,2019。圖/秋刀魚藝術中心提供

像黃敏俊這般以藝術家的身分建構色彩系統,在古今中外並非特例,他卻是首位提出光色合一論、並將光色合一實踐於創作的第一人。在台灣,至今少有藝術家將自己的色彩經驗進一步的系統化、論述化成一個具有客觀事實的主觀論點。黃敏俊透過30多年的創作所提出的新光色論,其琢磨的光色系統與創作之間的關係,強烈感受到藝術家對於神學、哲學、美學與科學的探索實踐。在秋刀魚藝術中心舉辦的「《光色合一再辯證》黃敏俊「新光色論」的視覺光譜及其超自然性」中除了繪畫之外,也以不同的裝置來闡述他「新光色論」在光與色彩之間實踐出的關係。此次展出的裝置作品中,藝術家透過折射的立體投影與光的視覺暫留現象,來將他的光色論進一步地延伸。

早從黃敏俊1988年的第一件〈秋刀魚〉,便促成了他不走學院的藝術創作之路。以工作、自主學習創作之間的平衡,並遊覽各地累積藝術創作的養份。與廖苑如女士相識結婚之後,共同創立的秋刀魚藝術中心讓他比自己本來的人生規劃中,提早進入全職藝術家的志業,也讓他更能專注在藝術創作與新光色論的研究。從黃敏俊每年固定舉辦一次個展來檢視自己創作與研究進程,以及他在創作階段中逐步形塑的新光色論,可以清楚發現藝術家對自我的高度要求以及堅持的特質。

黃敏俊,流動,尺寸依場地數位裝置,2020。圖/秋刀魚藝術中心提供

黃敏俊,光形9,152x262cm,油彩畫布,2019。圖/秋刀魚藝術中心提供


藝術家黃敏俊與秋刀魚藝術中心總監廖苑如女士於黃敏俊個展「《光色合一再辯證》黃敏俊「新光色論」的視覺光譜及其超自然性」展場合影。圖/非池中藝術網

秋刀魚藝術中心黃敏俊光色合一色彩系統光色合一再辯證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0

0

0

厲害

6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藝廊現代藝術

「童」心抗疫:請賜予我藝術可愛的力量!

2020-03-31|撰文者:曜畫廊/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