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藝廊當代藝術聯展策展

在異質並存的世界中:科元藝術《眾聲喧嘩》感知者的聯展

科元藝術眾聲喧嘩Heteroglossia巴赫汀Mikhail Bakhtin段存真

2022-09-06|撰文者:林侑澂

上世紀初,俄羅斯仍處單一話語權的集權統治之中。許多社會學的論述,反而被當時壓抑的大環境催生了出來。雖說大多還是在檯面之下,但已經漸漸為人類展開了新的視野。其中的文史學家巴赫汀Mikhail Bakhtin(1895-1975),在1920-1930年代提出了「眾聲喧嘩 Heteroglossia」和「複調 Polyphony」等理論。認為「異質性與多元性」在人類文明的發展中,是解構框架、推動進步的重要元素。相關的理論在1950年代被英美等國的學者重新重視,漸漸與尊重自主性、保護個人自由的西方思潮合流。

朱曼禎,《生物館》,27x35cm,壓克力、油彩、木板,2022。圖/科元藝術提供

策展人段存真科元藝術的邀請,策辦了《眾聲喧嘩》聯展。從社會觀察的角度出發,將巴赫丁的理論與當代藝術的策展銜接。集結了王董碩、朱曼禎、邱掇、張文堅、許美智、陳鈺婷和賴恩慈七位藝術家,並置了七種難以找到共通點的創作脈絡。透過策展方法的實踐,對於當代社會中的異質性與多元性進行了嚴謹的側寫。

邱掇,《故事 2018 9》,81.3x51.3cm,壓克力、炭筆、畫布,2018。圖/科元藝術提供

多數的聯展,會在某個主題範圍內邀集不同的藝術品進行對話,進而產生美學與知識的討論場域。然而《眾聲喧嘩》所建構的並非是個別主題的討論,而是對於當代文明「狀態」的思辨。聯展之中七種獨立的藝術脈絡,各自具備有完整的形式與內容。它們的並列,就如同社會上各種不同的立場、觀點、態度或期望交雜在一起的狀態。基本上無法取得共識(也沒有必要取得共識),卻又相互尊重的共存著。而這樣的狀態,所體現的即是《眾聲喧嘩》中所強調的「異質與多元」的概念。

王董碩,《無秩序地被連結-2》,145.5x112cm,炭精筆、油彩、畫布,2022。圖/科元藝術提供

藝術家王董碩的藝術創作擅以極簡的抽象結構,描繪充滿人性溫度的意識狀態。從旁觀者的角度,凝視著自身與環境的相互作用。藝術家在生活中對於混亂及焦慮特別敏銳,於是作品就成為了一幅幅「如何與自己相處」的紀錄。運用簡明、低彩度的色彩,鋪陳了一份冷調的抽離感,同時對於種種的紛擾持著安全距離。細觀畫面多次罩染的豐富筆觸,體現出的是藝術家厚實豐富的情感。在釐清與未釐清之間,形成了具有脈搏感的視覺層次。在寧靜之中,將藝術家複雜而細膩的內在映照了出來。

朱曼禎,《國王的搜集》,35×27cm,油彩、木板,2021。圖/科元藝術提供

藝術家朱曼禎的繪畫,經常出現具有童話性質的角色。將童趣、可愛、沒有威脅感的人物與場景,暗示著一個中世紀歐洲神話般的世界觀。但卻在劇情與氛圍的鋪陳上,有意識地將其視覺氛圍導向某種不安、暴力或是危機狀態。流淌的顏料與看似迅速的筆觸形成了半透明感,卻反而讓觀眾更加感受到壓迫。藝術家在構圖上鋪陳了大量的矛盾,不斷地在穩定與反抗之間遊離。凝視畫面時,種種的不確定感持續蔓延。訴說著藝術家乃至這個世代,隱隱對於未來的迷惘或難以信任。

邱掇,《無法說出口的話》,30.3x20.3cm,壓克力、炭筆、畫布,2022。圖/科元藝術提供

藝術家邱掇的新作有別於過去灰階的單色系列,展現出了更加複雜、主觀的色彩結構。以「分割與拼湊」的方式構圖,將精神深處的情緒轉折寄託在畫面之中。運用了薄的、淡的、簡明的色相,在曖昧的抽象空間中,反覆地解析自身的經歷。最終藝術家將千絲萬縷的意念,凝結為單純的筆觸。在抒發的過程中,卻又隱藏了不順遂與挫折的敘事,僅僅在畫面中留下沉澱過後的、純粹的人性溫度。在虛實交錯的視覺中,思念著某人、也思念著曾經的自己。

張文堅,《淘汰的草稿》,21x27x6cm,不鏽鋼焊接, 噴漆,2022。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術家張文堅的金屬雕塑在過去常見切割與焊接的技法,專注於探索材料與造型之間、體量關係的可能性。而在近期則是反轉了自身的創作習慣,重新思考體量在空間中不一樣的可能。新的系列作品以敲打不鏽鋼薄板、消光烤漆的方式,打造了如同紙張般的「仿現成物」,關注於平面與立體的切換。藝術家也將金屬雕塑與木質檯座嵌合,在均質化的單一色調中融合成為一個整體。從多個方面,不斷地讓作品純粹化、去除敘事性質。最終在純白的質地中,呈現出返璞歸真的心境狀態。

科元藝術眾聲喧嘩Heteroglossia巴赫汀Mikhail Bakhtin段存真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0

0

0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美術館

奇美博物館前館長廖錦祥辭世,享壽85歲

2022-09-27|撰文者:文化部 / 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