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林文中《長河》 身體是最長的一天 【第13屆台新藝術獎系列報導】

溪水清澈沁涼,河流百迴千轉平穩緩緩,大江急湍滔滔,長河的一生閱過岸邊無數人的人生風景。2014年,林文中舞團以河為題,製作舞作《長河》,舞出河的流動、河與河的交匯、河的波紋、輕輕覆於河上的薄霧,以及河中漩渦的旋轉與水的纏繞。

《長河》布景簡約,衣著沉穩內斂。開場時,7位舞者手腕與手肘連動,一位舞者動作牽引其餘六位舞者連動,一如水在河中彼此推動,緩緩前進。爾後,這條舞者連結的河開始從涓涓小溪,分化出獨舞、雙人舞,後來越舞越烈,一如大江般滔滔激流,然後漸漸歸於平靜。

這支舞,是對民族舞蹈與現代舞蹈的思索。它將民族舞蹈的手部、肢體動作去除後,把民族舞的氣韻流長,與現代舞的結構與思想相結合,創造出獨特的舞蹈肢體。

東方舞蹈的重心會下沉,它的舞蹈動作,就像是從土地長出來,從低點到頂點的過程中,會迂迴地從胯間,轉動到腰間,再轉動到胸椎,然後再伸展。林文中說,所以很多動作都有三道彎,不然就是蜿蜒之後,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表現形式。

「那些雙人舞、獨舞,要表現的是不同的人生故事」林文中說明,河流是文明的象徵,沿著河流會讀到故事,就像中國卷軸畫,清明上河圖人們最重要的不是在看河,而是在看河附近發生的事。

在《長河》這舞裡,林文中認為,最有特色的是它的群體性。這7位舞者每人獨舞時都揮灑自如,相連時又能彼此搭配,相互牽引輔佐,完成一個整體的動作。林文中說,當這些舞者相連接的時候,其實得去掉自己,去除舞者個人表現,這件事情對舞團來說很重要,對這個時代也是重要的。

從小劇場到中、大型劇場的轉型之作

而《長河》,不只是一條身體的長河,舞作的長河,也是期許舞團一如河水能流長,走長走遠的轉型之作。

從小劇場轉型到中、大型劇場,隨著舞蹈空間的拉高拉大,舞者的身體相較於空間會越來越模糊、越來越小。所以對林文中而言,《長河》正是這思索的具體呈現,《長河》布景簡練,什麼都沒有,所以要怎麼帶領觀眾去發現無形光線、氣體與場域,怎麼將舞者的肢體的張力最大化,便成為非常重要的事情。

《長河》這個轉型宣言,標誌了林文中重回中大型劇場的決心,也帶出了林文中小劇場走一遭,關注過去的舞蹈經驗與舞蹈世界,將思考沉澱後的新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