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焦點新聞

藝術產業

美術館古典大師時事觀點

【藝術解謎】文藝復興最強大姓氏:麥迪奇,支撐了輝煌時代的起點,善用了人文主義的復甦。

藝術解謎麥迪奇文藝復興MediciRenaissance

2021-07-19|撰文者:林侑澂

多納泰羅,《大衛像》,青銅,158 cm,約1440。圖/wikipedia

藝術贊助往往是從熟識的朋友開始的,財務上的餘裕讓喬凡尼陸續資助了好幾位藝術家好友創作。其中包括了多納泰羅Donatello(1386-1466)的雕塑、布魯內萊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1377-1446)的建築等等。例如象徵著城邦精神的《百花聖母大教堂》和《聖勞倫斯大教堂》都是非常成功的作品。也自喬凡尼開始,麥迪奇家族開啟了資助藝文活動的優良傳統。

當麥迪奇家族傳承到了第三代科西莫Cosimo di Giovanni de' Medici(1389-1464)時,已經坐擁了富可敵國的家業。但年輕時科西莫也和祖父類似,也曾因為當地政爭而被佛羅倫斯流放。有趣的是,憑藉遍佈四處的家族產業,科西莫在羅馬、威尼斯等地結交了更多的好朋友。這段時間的經歷,也在未來支持著科西莫將金融版圖擴散至全歐洲,甚至跨海在倫敦設置了分行。

《麥迪奇宮》外觀。圖/wikipedia

在科西莫離鄉期間,如果發現某個城鎮缺少某項建設,就慷慨地直接撥款資助。其中科西莫最熱衷贊助的是教育事業,例如就曾經委託建築師米開羅佐Michelozzo(1396-1472),送給了威尼斯一座「漂亮的」《修道士圖書館》。這一段流放生活科西莫過得很瀟灑,簡直就是一場布施之旅。直到佛羅倫斯的議會受不了大量資源外流,才只好懇請科西莫回到故鄉。

《麥迪奇宮》內部。圖/wikipedia

很難說科西莫賺錢或花錢的手法哪個比較高明。但是他掌握家族時,扎扎實實地延續著父親的藝文喜好,邀請好友米開羅佐和畫家貝諾佐Benozzo Gozzoli(1420-1497)打造了樸素而宏偉的《麥迪奇宮》。由父親開始的《佛羅倫斯大聖堂》也在科西莫手上順利完工。這時期的科西莫也繼續資助了家族好友多納泰羅,完成了著名的青銅像《大衛》。

以繪畫而言,科西莫的支持讓安傑利科修士Fra Angelico(1395-1455)等等藝術家們能夠專注作畫。此時的畫家訓練,雖然依舊在宗教神話的範疇,但已經不再只是出版品的的一環。推崇「全才」的思維成形,使得建築、雕塑甚至幾何數學的訓練成為了藝術家們共同的養成背景。這些養成訓練,最直接影響就是在平面藝術中出現了明暗感和立體感。這群藝術家們漸漸發展出與拜占庭 / 圖式美學不同、體現著透視觀的繪畫(更貼近現實世界)。雖然這樣的繪畫形式在當時的定位接近於「實驗」,但已經開始將繪畫與插圖的概念作出區分。由此開始,視覺圖像不再只是聖經或史詩的輔助、不再依附於文人體制,而是漸漸成為了一個獨立的學科。

安傑利科修士,《天使報喜》,蛋彩壁畫,230 x 312 cm,1438-1450。圖/wikipedia

在戲劇化的一生中,科西莫熱情贊助了無數的城鎮辦理教育。例如在1444年,科西莫出資建立了佛羅倫斯第一座公共 / 免費圖書館。更難得的是,科西莫聘請了大量的「尋書者」遠赴埃及和敘利亞等地,對於古典的哲學思想進行考究、翻譯和抄寫。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取經,很大程度地引導了後世哲學的發展方向。熱衷於柏拉圖學派Platonism 的科西莫,委託了神父費奇諾Marsilio Ficino(1433-1499)翻譯了史上第一套柏拉圖全集的拉丁文版本。他也在1462年成立了教育機構「柏拉圖學園」,為生命本質的辯證重新開啟了系統。一系列的工作,為「與神學同等重要的哲學」奠定了相當關鍵的基礎。

諸多文化建設的出資,讓科西莫在故鄉獲得了極高的聲望。雖然當時的藝術表現依舊有題材上的慣性,但也開始有了越來越自由、生動的發揮空間。這樣的氣氛,成為了佛羅倫斯超越其他城邦的重要因素。這些生命力充沛的藝文產物,連結了神性與人性。在識字率不高的中世紀,為市民提供了活力與認同感。

畢竟藝術與人文對於尋求寄託的市民而言,常是最好的撫慰。而這對於統治階層而言,則是能夠直觀團結群眾的有力工具。若將時間軸再延伸來觀察,文藝復興時鼓勵突破的氛圍,首先使得宗教與政治的權力回歸到了「人」的手中。接著這樣自由探索的精神,漸漸演化為西方世界的慣性。如今看來,這樣的傳統也是歐美各國取得全球主導的原由之一。

藝術解謎麥迪奇文藝復興MediciRenaissance
REACTIONS
喜愛

10

好美

6

1

3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