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專題企畫

傳統書畫電影

從《霸王別姬》電影談「不瘋魔,不成活」的藝術觀(含史上最完整影評+彩蛋)

霸王別姬影評京劇電影藝術東方藝術

2021-10-27|撰文者:石浩吉、劉家蓉

(四)不瘋魔不成活的新舊藝術觀
在進入最後一幕之前,鏡頭特別帶到小四被發現正偷偷把玩著當初袁四爺送給蝶衣的那盒名貴飾品,所以小四的下場可想而知…,然後才接到十一年後電影一開頭小樓和蝶衣又終於再度一塊唱戲的場景,我認為這個安排,也暗示了即使利用手段與政治壓迫而得到的舞台、掌聲甚至財富,經過時間的沖刷後也只剩下泡影而什麼都留不下來,因為,不是經過流上三船五車汗的投入與磨練,就無法像小樓與蝶衣一樣,即使好幾十年後仍有戲迷認出他們,然而,真正達到瘋魔程度的是誰呢?為何瘋魔呢?其中要代表那些涵義呢?我們就進入《霸王別姬》這部電影最經典的最後一幕開始來看。
《霸王別姬》電影裡有個很關鍵的細節藏的極深,那就是電影片頭其實是蝶衣帶著寶劍陪小樓走進到排練場地,這讓最後蝶衣的拔劍自刎換上多少不同的意義呢?
《霸王別姬》電影裡蝶衣最後拔劍自刎的真正涵義

首先,在寫這篇文章的過程當中,我突然發現有一件事讓人十分困惑,我們都知道蝶衣最後拔劍自刎而將生命一頭栽進戲裡,其實絕大部分都只是如簡單又浪漫地去解讀,但是,不知道有沒有人想到過,不過就是個排練,為什麼段小樓要冒險戴了把真劍上台排練呢?那確實是把具有特殊意義的寶劍,但真有必要冒風險在排練時使用嗎?難道小樓真想讓蝶衣冒這個險?難道小樓原本就希望蝶衣自刎不成?後來再回去看一遍電影一開頭,才注意到之前看過也有點疑惑的另一個細節:怎麼是虞姬帶著劍陪霸王走進來呢?劍不是應該一直要在霸王身上嗎?連結到上一章節深度討論過菊仙把劍還給蝶衣而不是還給小樓的深意…,原來,看過這部電影經過將近三十年後,我才真的想明白。
菊仙比小樓更像霸王,而菊仙把劍送還給蝶衣也提醒了他自己才是真正的霸王
或許我們可以嘗試換一種全新的角度這麼理解:原來,段小樓和程蝶衣沒再見過面的這十一年,蝶衣一直留著這把寶劍,不是為了師哥,他對師哥的情其實已經放下了,因為,他明白了菊仙死前還給他寶劍而沒說出口的話,所以他做回了原本的男性,想起了原本的那個小豆子,小樓曾經跟他明白講過(也多次提醒過):「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袁四爺也曾經對他說過:「你們這齣戲演到這份兒上,竟成了姬別霸王」而小豆子當初坐在小癩子身上滿眼看到的,其實是霸王而不是虞姬,他當時就是對眼前的霸王著迷了,是師哥那個菸斗陰錯陽差地成全了(或者說…強迫了)他變成虞姬,他原本真正嚮往的其實就是霸王,而小豆子與蝶衣在往後幾十年展露出對師哥與對戲的從一而終,那種極度浪漫的理想主義,和菊仙其實一模一樣,換句話說,菊仙比小樓更像霸王,而菊仙把劍送還給蝶衣也提醒了他自己才是真正的霸王,那麼,原本那個對師哥從一而終的真虞姬呢?其實可能就在假虞姬小四代替蝶衣上台與小樓唱戲的那一刻就已經離開師哥了,小豆子直到後來才明白了自己才是真霸王,但“那霸王(小豆子)風雲一世(小樓與蝶衣曾經受到的眾人追捧),臨到頭…就剩下了一匹馬(蝶衣留著的那把劍)和一個女人(蝶衣穿上戲服演的虞姬)還跟著他!”其實這故事結局是虞姬自刎後霸王用同一把劍也接著自刎,換句話說,重點是霸王與虞姬用同一把劍自盡,一起”從一而終”地走完這一生
蝶衣看到師哥經歷了這麼多,最終還是願意這麼賣力和他一起唱戲,露出了無限感激與滿足的微笑,與師哥再度對起思凡的台詞時,兩人回到當時小石頭與小豆子的記憶,恍如隔世,一過已經數十年
然後,我們再次回到小樓與蝶衣排練的舞台上,其實是小豆子(真霸王)拿著寶劍帶著虞姬(穿上戲服的蝶衣)去和師哥一起排練的,這十一年來,他可能一直想找個最好的方式完成對自己以及對藝術的”從一而終”,所以這次,他特別帶上了這把別具意義的真正寶劍(而不是道具)上台,師哥唱到一半因為上氣不接下氣只好暫停喊著自己老了,當他看到師哥和他一起經歷了這麼多,最終還是這麼賣力和他一起唱戲,小豆子(蝶衣)這時露出了無限感激與滿足的微笑,這是《霸王別姬》這部電影最讓我感動的一幕,是前面所有劇情堆疊並真的深刻感受之後才能理解這個笑容背後的重量與意義,師哥這時拿下了假鬍子,不是要跟蝶衣講話,他是要找小豆子講話,於是對蝶衣笑了一下突然唱起當時逼小豆子練的思凡:「小尼姑年方二八!」蝶衣這時愣了一下才笑著回答:「正青春被師父削去了頭髮!」師哥接著唱:「我本是男兒郎!」小豆子馬上回應:「又不是女嬌娥!」師哥這時笑著說:「錯了!又錯了」這時兩人回到小石頭與小豆子的兒時記憶,大夢初醒恍如隔世,一過已經數十年,上一次師哥逼他背對思凡讓小豆子入了戲而成了蝶衣,這次師哥帶他背錯一起變回小石頭和小豆子,因為師哥明白蝶衣已經把師哥放下了,小豆子也已經回來了,只是師哥真的老了,所以可能沒辦法陪蝶衣唱一輩子戲了,這時小豆子變回蝶衣要跟師哥繼續練,唱到最後,蝶衣再次露出感激與滿足的笑容,心中感謝師哥陪自己唱了一輩子,感謝師哥又第二次成全了自己,然後,就拔出那把真劍自盡倒下,師哥轉頭大喊蝶衣,但過了幾秒又叫了一聲小豆子並露出微笑,因為他懂小豆子就是連想撒泡尿都總是硬要憋著不去茅房,因為這世界太骯髒,小豆子也受了太多的苦,如今小豆子(霸王)和蝶衣(虞姬)一起用同一把劍”從一而終”地完成了戲、完成了藝術、也完成了自己,這是小豆子最好的歸宿,也是師哥自己這輩子做不到的,他為此感到欣慰,也替小豆子感到高興,所以最後他還是笑了。
如今小豆子(霸王)和蝶衣(虞姬)一起用同一把劍”從一而終”地完成了戲、完成了藝術、也完成了自己,這是小豆子最好的歸宿,也是師哥自己這輩子做不到的,所以最後他還是笑了。
所謂的「不瘋魔,不成活」
所以,蝶衣又哪裡是瘋魔呢?他不過就是個天性驕傲、自戀又不想弄髒自己的孩子,誰知道生在這個身不由己的世道環境裡,逼得自己不得不一頭躲進京戲裡那乾淨美好的世界,又因為是師哥給了他唯一的溫暖,為了已經演了霸王的師哥才選擇入戲成了女角蝶衣,換句話說,蝶衣哪裡是自己想要變得「不瘋魔,不成活」呢?他只是恰好被極其不幸的命運逼著走上這條道路,而這條道路又恰好就能通往藝術最純粹乾淨的殿堂,這就是蝶衣人生最大的幸運與最大的不幸,但有時這就是一種東方太極陰陽的相生相剋,卻也是許多東方美學藝術最深層的內涵和道理(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的文章:常玉專題完整版《太極陰陽解析常玉》《東西方繪畫與藝術的差異從何而來?往哪裡去?》)。
蝶衣哪裡是自己想要變得「不瘋魔,不成活」呢?他只是恰好被極其不幸的命運逼著走上這條道路,而這條道路又恰好就能通往藝術最純粹乾淨的殿堂
了解到這裡,前面提到過所謂新舊藝術的問題又哪裡是個問題呢?其實,《霸王別姬》這部電影恰好就是很多問題的解答,京戲是舊藝術嗎?某種意義上是,但以電影這種新的表現手法來講京戲算是舊藝術還是新藝術呢?不管怎麼樣,它都成功了,因為,實在沒有必要給出太多的框架和侷限。我們如果要分東西方藝術,這部電影恰好融合了西方的拍攝技巧與故事架構加上傳統的東方京戲藝術來呈現;如果我們要分寫實或寫意,這部電影恰好融合了很寫實的情感與劇情加上很多的象徵與意境;如果你要分出世和入世,這部電影恰好是以十分出世的主角蝶衣與京戲題材卻獲得十分入世的市場成功與獎項;而這些其實都符合太極陰陽需要相互均衡與融合的道理。所以,好的藝術最重要的內涵並不在於它的形式與外貌,最重要的還是能否用生命賦予它一個對某些人來說獨一無二的意義,就像京戲一樣,就像那把寶劍一樣,就像小豆子與蝶衣的人生一樣。所以,所謂「不瘋魔,不成活」其實就是選一件符合自己信念的事然後用一輩子將其做到極致,如此而已,但是,這容易嗎?在這個過度充滿物質追求的社會裡又有幾個人做得到呢?
《霸王別姬》身為一部獲獎無數的經典電影可說是演員、導演、劇本、燈光、攝影、配樂等都奇蹟似不掉鏈地一起「瘋了魔」般地打造出來;傅抱石|竹亭吟侶40x23.5cm;張大千|紅衣達摩祖師像90x44cm。其實《霸王別姬》這部電影恰好就是很多藝術問題的解答,好的藝術最重要的內涵並不在於它的形式與外貌,最重要的還是能否用生命賦予它一個對某些人來說獨一無二的意義,就像京戲一樣,就像那把寶劍一樣,就像小豆子與蝶衣的人生一樣
【後記】有關《霸王別姬》這篇文章撰寫所花的時間比預期要多的許多,一方面實在是這部經典電影包含著太多有深意的細節值得討論,一方面這撰寫的過程中也重新看懂了這部電影的很多關鍵,給了自己十分深刻的省思與感動,其實也真的有點到了”瘋魔”的地步了,至於到底有沒有”成活”呢?就讓大家看完之後自個兒評斷了,然而這麼長的文章能看到這裡已經十分不簡單,在此特別感謝讀者的耐心以及第二作者老婆的全力支持。
【彩蛋一】主角張國榮飾演蝶衣也同樣到了人戲不分的程度,不但親自學京戲而完全不使用替身(原本導演陳凱歌準備了兩位專業京戲演員做替身,卻被張國榮拒絕),張國榮也因為《霸王別姬》這部電影完全地豎立了自己在影史的地位,事實上張國榮也是作者最喜歡的演員之一,他的其他作品例如《倩女幽魂》、《金枝玉葉》、《縱橫四海》等作品也堪稱經典,由衷希望自己的孩子及所有下一代長大後也都有機會欣賞他的作品,特別以此文章紀念這位太早離開我們的偉大演員。

【彩蛋二】如果對《霸王別姬》這種京劇題材電影有興趣的朋友,強烈建議可以進一步欣賞導演陳凱歌的另一部優秀作品《梅蘭芳》,其實程蝶衣的角色有很大一部分參考了梅蘭芳這位真實存在的京戲大師,雖然因為故事內容與結構跟《霸王別姬》有部分重疊,但應該能讓大家更了解京劇的美與內涵。

【彩蛋三】最後讓我們補上《霸王別姬》電影裡一些文章裡沒提到的經典台詞吧
“要想人前顯貴,您必定得人後受罪,今兒個是破題,文章還在後頭呢!”
“自古人生於世,需有一技之能;我輩既務斯業,便當專心用功;以後名揚四海,根據即在年輕”
“成,一字不差,打你,是讓你記着,下回還得這麼背!”
“虞姬她怎麼演,最後都是一死”
“你也不出來看看,這世上的戲都唱到哪一齣了!”
本文圖片與繪畫作品來源帝圖藝術2021夏拍圖錄、《霸王別姬》電影片段、CC等。

霸王別姬影評京劇電影藝術東方藝術
REACTIONS
喜愛

221

好美

120

126

123

厲害

208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