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藝術市場

東方繪畫從近現代到當代的傳承與啟發

東方繪畫近現代東方當代傳承東方藝術

2019-01-08|撰文者:石浩吉、劉家蓉

前言與摘要

東方的繪畫與藝術無論在全球藝術產業或藝術市場都已經躍升為一股可觀的勢力,從張大千作品近年來不時會超過畢卡索成為全球拍賣交易年度排行第一等情況都可看出,然而這現象包含了哪些意涵?該些排行榜上的東方近現代大師到當代東方繪畫的傳承又有哪些限制與潛力?因此,本文將分成七個部分依序討論近現代到當代東方繪畫的傳承與啟發:(一)近現代東方繪畫與書法大師的成就;(二)近現代東方藝術的限制與反思;(三)當代東方風景畫的演變;(四)當代東方花鳥畫與人物畫的改變;(五)當代東方書法與抽象繪畫的蛻變;(六)當代銜接近現代東方藝術的意義與啟發;(七)東方繪畫之拍賣市場趨勢;而這其中又如何啟發台灣與大陸兩岸不同的相對優勢甚至互補條件?本文也將給出可能的答案。

張大千|溪山曉靄(局部) 54x75cm;林風眠|荷塘 67.5x69.4cm張大千|廬山夢影(局部) 54x75cm;林風眠|荷塘 67.5x69.4cm

那麼,在我們分別以風景畫、人物畫、花鳥畫與靜物畫等主題分別討論近現代到當代東方繪畫的傳承之前,我們先從近現代的東方繪畫與書法大師們談起。

溥心畬|山雲水閣圖 12x54cm溥心畬|山雲水閣圖 12x54cm

(一)近現代東方繪畫與書法大師的成就

如果我們將近現代東方繪畫與書法大師們設定在張大千、溥心畬、齊白石、吳昌碩等傳統國畫大師的年代,其中當然也包含常玉、徐悲鴻等比較偏西方油畫媒材或西方學院派技巧的大師,同時期的書法方面也有于右任等大師,則這些近現代東方繪畫與書法大師們總結了哪些成就呢?我們可以分成下列幾點來看:

張大千|崗巒眺思 132x70cm;齊白石|紅梅報喜 128x68.5cm;徐悲鴻|壽桃 110x32cm張大千|崗巒眺思 132x70cm;齊白石|紅梅報喜 128x68.5cm;徐悲鴻|壽桃 110x32cm

(1)總結了傳統文人畫的形式與精神

東方的傳統文人畫有幾項特點,包含色彩減少了而更加著重水墨的運用、詩書畫的結合、山水成為主角而人物變得較不重要了、著重寫意而不重寫實、文人畫家大多不以繪畫為職業等相對於西方繪畫的鮮明特色(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從齊白石、張大千到常玉《談文人畫的過去與未來》),而近現代的國畫大師們則一起對於過去超過一千年東方傳統繪畫的形式與精神做出了極完整的總結,例如張大千與溥心畬就可以說是文人詩書畫三絕的代表(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重新評論「南張北溥」的價值與價格》),又例如有像于右任、袁克文等擅於文人書法對聯的大師能高度地展現書法線條本身的美

張大千、溥心畬東京合繪|丹林隱士圖 93x55cm;溥心畬|松蔭著書 131x37cm;于右任|十五言龍門對聯 64x31.5cm張大千、溥心畬東京合繪|丹林隱士圖 93x55cm;溥心畬|松蔭著書 131x37cm;于右任|十五言龍門對聯 64x31.5cm

(2)最後一批真實記錄這段上千年中國歷史特殊思想與國家經濟制度的畫家

而除了文人畫的形式與精神,更重要的是那背後隱含的老莊思想與易經哲理,我們曾經提到過東方傳統繪畫的思考核心-「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當中的「道法自然」,很可能起因於上千年來的中央集權與獨尊儒術,而文人畫在這樣的框架下僅能選擇道家老莊思想做為心靈寄託是果,也或許中國的文人是出於長期面對眼前停滯又封閉的環境之無奈才只能轉向居住深山而去追求一種清高與灑脫(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東西方繪畫與藝術的差異從何而來?往哪裡去?》),但這樣的背景也在這批近現代大師的時期之後幾乎畫下了句點並重新走上大幅演變的單行道,張大千、溥心畬、吳昌碩等大師成為最後一批真實記錄這段上千年中國歷史特殊思想與國家經濟制度的畫家。

張大千|聖城憶寫黃山松嶺圖 93.5x42.8cm;吳昌碩|柳塘讀易 133x33cm;張大千|多壽圖 95x48.5cm張大千|聖城憶寫黃山松嶺圖 93.5x42.8cm;吳昌碩|柳塘讀易 133x33cm;張大千|秋江圖 51x38.5cm

(3)各方面的繪畫改革與中西合璧

而當時清末民初幾乎是近代中國美術史所面對國家最混亂、最內憂外患的年代,中國傳統繪畫也面臨是否需要革新、是否該接受西方繪畫的影響等關鍵問題,但也因此出現了近現代多位經典大師,做出不同面向的繪畫改革甚至中西合璧,我們過去已發表的文章《近現代經典大師的繪畫改革與中西合璧》就曾以清末民初美術史的角度依序探討: 齊白石、溥心畬、張大千、黃君璧等人如何以中國傳統繪畫為基礎做出各方面的革新;徐悲鴻、陳澄波、廖繼春等人如何引進西方古典學院派、印象派、野獸派、抽象派等畫法來呈現本土的情感傅抱石、李可染如何以新的技法延續傳統國畫、以具現代感的光線與色彩將國畫推進;而常玉又如何以最純粹真摯的自我渾然天成地完成了中西方繪畫的融合

張大千|桃紅芳菲 115x44.5cm;徐悲鴻|雄雞圖 96x48cm;常玉|人約黃昏後(藝術微噴)張大千|桃紅芳菲 115x44.5cm;徐悲鴻|雄雞圖 96x48cm;常玉|人約黃昏後(藝術微噴)

(4)盤據了東方繪畫於全球藝術市場的主要能見度

2002年開始趙無極、朱德群、林風眠、常玉、徐悲鴻、吳冠中等偏西方風格的中國畫家首先於國際拍賣排行榜斬露頭角,2007年中國當代F4竟然也搭上西方繪畫市場的炒作方式而紅極一時卻也在2009年金融海嘯過後逐漸沒落,但從此張大千、齊白石、溥心畬、黃賓虹、吳昌碩、董其昌、潘天壽、陸儼少、黃胄等近現代水墨畫大師則以較穩健的腳步逐漸獲得國際藏家的青睞,張大千更曾不只一次超越畢卡索成為全球排名的榜首(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張大千《一位國畫大師如何追上畢卡索》),至今這批近現代東方繪畫大師幾乎像是「權值股」般盤據了東方繪畫於全球藝術市場的主要能見度,原因也可能和前述幾點高度相關; 

徐悲鴻|枇杷 111x27.5cm;張大千|紅梅(局部) 29x39cm;溥心畬|東坡採藥 56x35cm徐悲鴻|枇杷 111x27.5cm;張大千|紅梅(局部) 29x39cm;溥心畬|仙翁採靈圖 56x35cm

吳冠中|龍潭湖畔 68x137cm吳冠中|龍潭湖畔 68x137cm

(5)啟發了東西方繪畫下一步的各種可能

這批近現代大師除了的承先啟後除了前述的各種繪畫改革與中西合璧之外,正也因為他們的作品如今幾乎盤據了東方繪畫於全球藝術市場的主要能見度,所以其影響力與啟發性早已不侷限在中國大陸、不侷限在台灣、甚至也不侷限在亞洲,而是遍布全球而且多方面的影響力,例如其中張大千就是極具代表性的例子,他不但將中國傳統繪畫集大成並上溯至隋唐,還開創出潑墨潑彩技法的全新「潑墨山水」風格,並在沒有如現今網路媒體與藝術產業鏈的環境下竟完成了近乎C2C(個人對個人)的銷售方式,革新了當時東方繪畫市場的運作模式與行銷技巧,進而推升中國繪畫在全球的地位並促進了東西藝術的交流(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認識張大千《張大千對藝術史的影響有哪些?》)。

張大千|溪山曉靄 54x75cm張大千|廬山夢影 54x75cm

然而,正當我們看到這些近現代東方繪畫大師在全球藝術市場上不斷受到注目的同時,東方藝術史從近現代到當代的這個重要轉折點上並非萬里無雲的,怎麼說呢?

REFERENCE

帝圖藝術2019迎春拍賣會官方網站

東方繪畫近現代東方當代傳承東方藝術
REACTIONS
喜愛

19

好美

10

8

10

厲害

12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藝術跨界

攜手藝文 共創文化沃土 第14屆文馨獎頒獎典禮

2019-11-22|撰文者:文化部/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44

焦點新聞

當代藝術藝術跨界

C-LAB聲響藝術節今開幕─臺灣聲響實驗室落成,臺與龐畢度IRCAM簽署8年合作

2019-11-22|撰文者: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非池中藝術網編輯整理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