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專題企畫

藝術產業

拍賣傳統書畫電影

從李安「臥虎藏龍」電影的三層涵義看中國藝術的表裡與未來

影評臥虎藏龍李安電影藝術中國藝術

2019-07-15|撰文者:石浩吉、劉家蓉

(四)中國美術表裡的未來
中國傳統文人畫大多隱含著「太極陰陽講的天地人合而為一」以及「道法自然」的哲理,這裡講「道法自然」的「道」與「臥虎藏龍」電影裡提及是否「得道」的「道」其實有一定程度的連結性,換句話說中國傳統文人以及文化都強調人只是自然的一部分,人要依循自然的運行與道理來處世而非以自我為中心,呈現在繪畫上就變成以山水、花鳥為主題,人物在畫裡變得渺小甚至不重要(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的文章:從齊白石、張大千到常玉《談文人畫的過去與未來》);相反的,西方文化與繪畫的發展自始至終都是以「我」為中心發展出來的(就有點像玉嬌龍的個性那樣),所以呈現在繪畫上就變成大多以人為主角並發展出多采多姿的藝術型態(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東西方繪畫與藝術的差異從何而來?往哪裡去?》藝術簡史《藝術祂在想什麼?藝術最終想要什麼?》)。接下來,我們嘗試用近現代幾位指標性的經典大師來對比「臥虎藏龍」裡的角色。
黃賓虹|九華奇崖(局部) 37.5x26.5cm;KAWS|KAWS x DISNEY PINOCCHIO & JIMINY CRICKET H:25cm、H:5.5cm;吳平|竹林聚鵒 137x69cm
(1)中國典型傳統代表的俞秀蓮就像溥心畬和齊白石

中國傳統的儒家文化與禮教是上百年來不斷傳承下來的,「臥虎藏龍」電影裡的俞秀蓮就是這方面的最佳代表,而傳統書畫也一樣講究的是師承,這也是為什麼在西方繪畫裡很難從當代藝術家KAWS的創作上找到跟達文西、米開朗基羅有什麼關聯,但從清朝的書畫卻仍可以輕易地找到宋元繪畫的影響,溥心畬就是其中一位近現代的經典大師(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重新評論「南張北溥」的價值與價格》或《傳統文人繪畫集大成者:溥心畬》),而俞秀蓮即使出身並不高但依然能夠磨練出高尚的傳統道德、品格與武藝,這一點也和另一位平民出身的經典大師齊白石如出一轍(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民間主題繪畫集大成者:齊白石》),溥心畬和齊白石這兩位大師都和俞秀蓮一樣不覺的當時的中國傳統文化有什麼不好並把正面的傳統發揮到了極致,也因此讓中國傳統文人畫的精神可以傳承下去。
溥心畬|密雪寒林圖 103x30.5cm;溥心畬|啄木鳥 86.5x27.5cm;齊白石|篆書條幅 49x169cm;林風眠、齊白石|雙鳥、荔枝(二件一組) 31x39.5cm、16x30cm
(2)文武雙全的大俠李慕白就像張大千

若要挑一位近現代中國傳統繪畫大師當中哪一位比較像「臥虎藏龍」電影裡的李慕白,我們可能會選擇張大千,張大千不但很小就踏入江湖並且書畫雙全(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認識張大千:張大千的大鬍子造型與江湖性格從何而來?》),(劍法上)不但擁有集大成的繪畫技巧還從宋元再往上溯至隋唐,(地位上)又能在國際繪畫市場上與畢卡索平起平坐(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張大千《一位國畫大師如何追上畢卡索》),而李慕白最後不得不犧牲自己的生命來點醒玉嬌龍,張大千則是不得不流亡海外卻也意外地將中國書畫行銷到全球各地並進一步開創出潑墨潑彩技法的全新「潑墨山水」風格(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認識張大千:張大千有哪些特色?》)。可以說張大千與李慕白一樣都已經超越了前人的境界,並還想要再繼續突破。(但比較不一樣的是張大千娶了好幾位妻子,這倒是跟李慕白總是壓抑自己的感情不太相同)
張大千|嵩壽圖 136.5x64.5cm;張大千、陳方 |幽篁高仕 L:51cm x2;張大千|春風石樓 51.5x17cm
(3)追求自由又天分極高的玉嬌龍就像常玉
生在有錢人家但愛好自由又天分極高,在「臥虎藏龍」電影裡的講的是玉嬌龍,但同樣的形容詞搬到中國近現代繪畫當中可能就只有常玉了,十分巧合的是兩個人的名字還真的都有一個「玉」字。常玉跟玉嬌龍一樣生在富裕家庭所以大半輩子不愁吃穿,常玉跟玉嬌龍一樣任性又受到周圍長輩的寵愛,常玉跟玉嬌龍一樣不願受到傳統的束縛又愛好自由,常玉和玉嬌龍一樣都善用筆法(有如劍法),常玉和玉嬌龍一樣擁有極高的天分且曾在江湖(法國繪畫市場)大鬧一場,最重要的是,常玉在40歲以後真正體會了太極陰陽的人生哲理而蛻變出最好的繪畫創作(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的文章:常玉專題完整版《太極陰陽解析常玉》常玉與張大千《對比兩位最極端的繪畫大師》),而玉嬌龍在「臥虎藏龍」電影裡也經歷了類似的體悟與蛻變,然後,常玉與張大千是兩個最極端不同的性格,巧合的是玉嬌龍與李慕白也是如此。但我們可以進一步猜想,以玉嬌龍的天分與個性,如果也讓她像常玉一樣出國深造而不是被綁在當時的封閉體制下,玉嬌龍的命運又會如何地不同呢?這個問題也引導我們思考著中國藝術的未來又會如何呢?
常玉|四女裸像(藝術微噴);常玉|馬(藝術微噴)
中國藝術的未來

玉嬌龍這個角色在「臥虎藏龍」電影裡呈現出極度鮮明的性格,然而這樣的性格在西方文化或今天的標準看起來卻也沒什麼大不了,反之,這也象徵著玉嬌龍所代表的個人風格也將是中國傳統文化無法抵擋的演變趨勢,但李慕白與俞秀蓮的角色也提醒我們不要丟棄了中國傳統文化裡那最特別與珍貴的部份(或者換個角度來說,像俞秀蓮這樣全然的傳統文化特質到了當今也反而成了可貴的少數),能夠在一陰一陽太極平衡的基礎之上融合中西方的精華,就像常玉那樣,也就像玉嬌龍那樣,或許才是中國藝術的未來。
【延伸思考】:您最喜歡「臥虎藏龍」電影裡的哪個角色呢?為什麼?「臥虎藏龍」電影裡眾多的經典台詞當中哪一句對白最讓您印象深刻呢?您覺得李慕白得道了嗎?您覺得玉嬌龍跳下山之後的結果與發展是如何呢?您覺得當今時代還有俞秀蓮嗎?您覺得這部電影裡真正的「壞」人是誰呢?您覺得江湖與青冥劍在當今又演變成什麼了呢?您覺得碧眼狐狸又像是哪一位畫家呢(徐悲鴻?)?您覺中國藝術的未來與發展又會如何呢?
本文圖片與繪畫作品來源帝圖藝術2019夏季拍賣圖錄、李安「臥虎藏龍」電影、台灣歷史博物館授權帝圖科技文化發行2017 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藝術微噴、帝圖藝術歷年拍賣圖錄、CC等。
【經典台詞與相關劇照】
玉嬌龍:「這套劍真好看!」俞秀蓮:「再好看也是兇器。刃上染了血,你就不會說它好看了!」「在江湖上走來走去的,是不是很好玩?」「走江湖,靠的是人熟,講信、講義,應下來的,就要做到,不講信義,可就玩不長了」「可我看書上說都是挺有意思的,到處都能去,遇上不服氣的就打」「(笑著)寫書的不那麼寫,書就沒法子賣了」「我看你就像是書裡的人」「(苦笑)洗不上澡,蝨子跳蚤咬得睡不著覺,書裡也寫這個?」

玉嬌龍:「是嗎?我倒是喜歡像是那些俠義小說裡的英雄兒女,就好像妳和李慕白一樣,結婚固然是喜事,要是能夠自由自在的生活,選擇自己心愛的人,用自己的方式去愛他,那才算的上是真正的幸福」俞秀蓮:「…妳說的自由自在,我也渴望,但我從來沒有嘗過」「可是妳和李慕白誰也沒有錯啊,只怪那位孟大俠福薄。愛就愛了唄!」

碧眼狐狸:「要是你真成為朝廷命官的夫人,你會憋死的,天份也埋沒了。來!我們師徒兩人一起走」玉嬌龍:「我走哪去?」「哪都行!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誰想攔我們,就殺他個痛快,就連你爹也一樣」「你給我閉嘴」「這就是江湖,恩恩怨怨,你死我活。很嚇人也很刺激是吧?」

玉嬌龍:「妳以為這幾年是妳在教我《武當劍法心訣》嗎?幸虧妳識字不多」碧眼狐狸:「(流下眼淚)我依圖、妳依字…原來妳留了一手」「那些字,就算妳知道也不能體會。妳心裡明白,妳的功夫就只能練到這裡了。我藏而不露,也只是怕妳傷心」「要不是李慕白那天試出了妳的功力,我還真不知道妳瞞了我這麼多」「師娘,徒弟十歲起就隨妳秘密練功,妳給了我一個江湖的夢。可是有一天,我發現我可以擊敗妳,妳不知道我心裡有多害怕。我看不到天地的邊,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我又能跟隨誰?」「妳走上了這條道,怕的還在後面呢」

李慕白:「我來北京以前並不知道寶劍失竊的事」俞秀蓮:「那你來是…?」「我以為我們…已經講好了嘛?」

李慕白:「秀蓮,我們能觸摸的東西沒有「永遠」。師父一再的說:把手握緊,裡面什麼也沒有;把手鬆開,你擁有的是一切」俞秀蓮:「慕白,這世間不是每一件事都是虛幻的,剛才你握著我的手,你能感覺到它的真實嗎?」「妳的手冰涼涼的,那些練刀練出來的硬繭,每一次我看見,都不敢觸摸。秀蓮,江湖裡臥虎藏龍,人心裡何嘗不是?刀劍裡藏凶,人情裡何嘗不是?我誠心誠意的把青冥劍交出來,卻帶給我們更多的煩惱」「抑只會讓感情更強烈」「我也阻止不了我的慾望…我想跟妳在一起。就像這樣坐著,我反而能感覺到一種平靜」

李慕白:「唉!交出了青冥劍,以為可以從此退出江湖,沒想到又惹來了江湖上很多新仇舊恨」俞秀蓮:「我也想過平靜的日子,真不知道該怎麼幫你」「耐心點吧!秀蓮」

貝勒爺:「劍要人用才能活,所謂劍法即人法」

李安:「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青冥劍」
本文作者:「每個人心中也都有一位玉嬌龍」

REFERENCE

帝圖藝術2019夏季拍賣會

影評臥虎藏龍李安電影藝術中國藝術
REACTIONS
喜愛

221

好美

163

158

155

厲害

213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