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專題企畫

藝術產業

拍賣當代藝術傳統書畫電影藝文跨界時事觀點

實體與NFT數位藝術誰更有價值?一橫一豎,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你說這話對嗎?

NFT區塊鏈Beeple數位藝術書畫

2021-03-22|撰文者:石浩吉、劉家蓉

「別跟我說你功夫有多深…,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你說這話對嗎?」王家衛電影《一代宗師》

前言與摘要

藝術家Beeple一張以近七千萬美金於佳士得成交的NFT數位藝術作品從此轟垮傳統實體藝術的高牆?一個過去看似毫無價值的JPG電腦圖檔何以直追畢卡索頂級作品的天價?為何享譽國際的百年拍賣行肯張開雙臂擁抱數位藝術與虛擬貨幣?這一刻,我們可能正面臨著數千年來藝術產業與人類發展的另一個關鍵變革與轉折,本文將用幾個不同的層面來探討並記錄這個重要的歷史時刻:(一)NFT如何讓看似相互衝突的藝術與金錢一起變得獨一無二?(二)數位藝術對傳統實體藝術有何衝擊與反思?(三)實體與數位藝術誰更有價值?藝術創作的未來又將變得如何?然而,席捲而來的狂潮常會變成泡沫,但泡沫之後又終將留下精華,這"精華”其實是什麼呢?而這變革的過程當中是否又讓我們對於藝術的定義、價值與目的有了重新的思索呢?

張大千|潑彩萬峰青天(局部) 54x75cm;Beeple紀念自己連續創作 5000 天、每天一幅作品的數位藝術創作在佳士得以近七千萬美金天價成交;黃君璧|維多利亞大瀑布巨幅通景四屏(局部)為黃君璧最大幅的繪畫作品之一 186x372cm。數位藝術不再有傳統實體藝術保存、損壞、鑑定、紀錄等問題,但數位藝術價值真的會因此全面性地超越實體藝術嗎?

于右任|建館記巨幅四條屏台181x97.5cm x4為于右任極罕見之巨幅書法作品。名家的巨幅作品因為稀有且具有更高的創作難度所以通常價值不斐,然而數位藝術價值高低的評判又會有哪些不同呢?

(一) NFT如何讓看似相互衝突的藝術與金錢一起變得獨一無二?


「數位藝術哪裡算是藝術?」「這圖檔是用電腦畫的又存在什麼繪畫技巧?有什麼藝術性?」「影片和電腦圖檔要拷貝幾份都可以,這樣有什麼收藏價值?怎麼買賣?又怎麼證明真正的原作在你手上?」「藝術區塊鏈?騙錢的噱頭吧?」「這些旁門左道哪能跟畢卡索、張大千、溥心畬、常玉等大師的作品相比?」這些過去耳熟能詳且看似理所當然的批評與論點,如今全世界所有人卻被平地一聲雷般地震醒了,大家都不得不抬頭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原來,有人想出了一項區塊鏈的新技術「NFT」看似打通了數位藝術交易與市場的任督二脈,這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百年拍行佳士得首次拍賣Beeple的數位 NFT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竟以近七千萬美金成交,其實對傳統實體藝術有巨大的衝擊與啟發;KAWS|KAWS SEEING LAMP 人偶H:37cm、底H:20cm。就在當代藝術已經出現極大量”這些到底還算不算藝術”的討論時,當今最新的NFT數位藝術是否更把藝術過去封閉的高牆整個轟垮了呢?

NFT如何將藝術的錢幣結合成一種獨一無二的巨獸?

也才不過數年前區塊鏈與比特幣開始於全球蔓延並大行其道時,馬上有人打著區塊鏈「去中心化」、「資訊不可竄改所以不用依賴第三方認證」、「機制透明」等特色看似打中藝術市場的資訊不對稱問題,藝術區塊鏈的話題與應用也因此成為全球藝術產業的發燒話題,我們也曾討論過當時大部分所謂藝術區塊鏈應用當中提出的問題大多不見得真的需要用區塊鏈來解決(例如很多看似複雜的私有鏈其實用現有的網路伺服器架構也能達到一樣的效果),很多新創業者也只是在支付方式去連結比特幣或乙太幣來增加噱頭,所以最後大多雷聲大雨點小甚至無疾而終,並認為藝術區塊鏈要真的在藝術交易市場大鳴大放也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詳見劉家蓉、石浩吉已發表之文章:《區塊鏈真的能改革藝術市場嗎?》)。

吳冠中|小鳥天堂35.5x44cm;Beeple的數位藝術創作Non-Fungible Elons再度展現出結合時事與諷刺的風格。原本難以賦予價值與藝術交易市場的數位創作在NFT出現之後似乎儼然變身為潛力遠超過傳統實體藝術市場的巨獸

但是,出乎大家預料的是,區塊鏈基礎之上衍生出的NFT技術卻讓藝術區塊鏈與數位藝術市場產生了爆衝式的躍進,當大部分人都還沒回過神時,藝術家Beeple的NFT數位藝術作品已經在全世界最大的拍賣行之一佳士得以近七千萬美金的天價成交,這股NFT狂潮也迅速在全球蔓延開來,最關鍵的是這次NFT已經在短時間內紮紮實實地創造出數億美元交易的熱絡市場並持續增長,究竟NFT解決了什麼問題才造就如此巨大的差別呢?

于右任、江兆申(引首)|前赤壁賦、後赤壁賦(長卷) (前)江兆申41x130cm、于右任41x500cm、(後)江兆申41x130cm、于右任41x340cm;溥心畬|崇岡蕭寺圖 98.8x37.3cm;溥心畬|松壑雲樓 97x33cm;溥心畬|麻姑獻桃祝壽圖 75x36cm。獨一無二的藝術與同質俗氣的金錢常被視為兩種極端,尤其講求清高的傳統文人畫家更是態度鮮明,然而NFT卻又是怎麼將藝術與金錢兩者合而為一的呢?

在藝術圈裡大家覺得最俗氣的東西是什麼?相信絕大部分人都會回答:「錢」(當然俗氣不見得等於討厭…),而更具體應該說是錢幣或鈔票,它們為什麼俗氣?因為它們都長得一模一樣,這張千元大鈔和另一張千元大鈔沒什麼不同,是的,他們本質上就像是Fungible token(同質性代幣)般無獨特性、可替代、可分割而毫無藝術價值,即使區塊鏈上使用的比特幣與乙太幣也一樣是同質性的Fungible token,所以大家更能理解過往傳統藝術圈會為何不太搭理區塊鏈了吧?然而,如果我們能創造出全世界獨一無二的代幣呢?如果我們能善用區塊鏈「去中心化」、「不可竄改」的技術特性百分之百確保每個代幣都永遠會是獨一無二的呢?而這樣獨一無二的特性跟每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是不是十分相似呢?

黃君璧|維多利亞大瀑布巨幅 186x372cm;知名的迷因圖「Nyan Cat 」(彩虹貓)的GIF圖檔以非同質化代幣NFT形式拍賣竟以超過56萬美金高價成交。如果能解決藝術品獨一無二、不可替代、不可分割的特性,數位藝術品跟實體藝術品一樣都能在市場上流通交易,甚至還能創造出比實體藝術更驚人的天價

那如果我們就利用區塊鏈的智能合約將每一個獨一無二、不可替代、不可分割的非同質性代幣(Non-fungible token簡稱NFT)去專屬配對某件獨一無二的數位藝術品呢?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從此每一個NFT數位藝術創作都有了一個獨一無二的專屬身分證與所有權以NFT的形式呈現,更離奇甚至諷刺的是,別忘了代幣token本身直接代表著(人說銅臭味最濃的)交易市場,而非同質性代幣NFT剛好就能直接將每個獨一無二的藝術品與這個交易市場合而為一,從此,無論是過去、現在、將來在全世界所有的數位創作都能透過NFT形式成為獨一無二的藝術創作所有權而走進金融交易市場,宛如一頭巨獸就此誕生,它對於傳統實體藝術的衝擊又是什麼呢?

溥心畬|花中之王-金閨國香圖 27x36.5cm;馬斯克表示將把一首關於NFT的電音作成NFT出售,Beeple隨即發文願意以6,900萬美金的價格購買該NFT(這一價格正好是3月11日佳士得拍賣他的NFT作品《Eveydays:The First 5000 Days》的成交價),不過馬斯克後來又回覆Beeple說:要4.2億狗狗幣。「NFT數位藝術+網路社群」的威力與話題性已經完全點燃,暗示了數位藝術相較於實體藝術將有更巨大的市場潛力嗎?

噴發的NFT數位藝術市場能否重新定義藝術的範圍?

我們在過去發表過的文章裡多次提到藝術的範圍早不該侷限在繪畫與雕塑等傳統實體藝術(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這有「資格」稱作藝術?談藝術的階級與純粹》藝術簡史《藝術祂在想什麼?藝術最終想要什麼?》),所以,老實說我們的內心深處早已不認為藝術的範圍還是單由藝術史、學術機構、藝評、畫廊、拍賣公司、美術館等傳統藝術產業鏈上的這群人來定義,尤其杜象在百年前拿一個「現成物」(readymade)小便斗稱作為藝術品《噴泉》之後就早已打破了藝術的傳統邊界

杜象|噴泉 這個被倒放的小便斗很多人認為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品;林風眠|紫藤雙鳥96x35cm;謝稚柳、張大千(題簽)|山水、花卉冊頁(局部) 34.3x34cm x12。其實杜象在百年以前就已經打破了藝術的邊界,然而藝術市場卻仍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不這麼認為,至少…數位藝術、行為藝術等在NFT出現之前先天本質上就很難在市場上交易

或者退一步說,我們也不止一次提到過「市場機制」在很多方面往往才是長期來說最佳且最有效率的運作模式(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藝術的基因傳承、突變、適者生存以及收藏家的真正功能》),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套一句導演王家衛經典電影《一代宗師》裡葉問的一段話:「別跟我說你功夫有多深,師傅有多厲害,門派有多深奧,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錯的,躺下囉,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你說這話對嗎?」

電影《一代宗師》裡葉問對於功夫的一段話用在藝術市場似乎也有幾分道理;于右任、丁念先(題簽)|千字文39.5x27.5cm x33。中文字裡的「一”橫”一”豎”」這兩個字在電影《一代宗師》裡延伸出另一層特殊的哲理,如果也拿來看未來的實體藝術與數位藝術時是否也隱含著更多的啟發呢?

如果,我們就用「市場」當作功夫擂台來看這「一橫一豎」,如今連佳士得這樣大型的頂尖藝術拍賣巨頭都接受了數位藝術作品並拍出近七千萬美金的天價(佳士得甚至還接受買方用乙太幣付款),這價格不但遠超過絕大部分傳統實體藝術家的作品,甚至直逼畢卡索、張大千等頂級藝術大師的頂級畫作,這個結果似乎已經給了我們一定程度的答案。然而,NFT數位藝術對於傳統實體藝術的影響,難道就只是數位藝術終於有了市場行情嗎?事實上可能遠遠不止於此,我們可以先從幾個角度開始探討這些真正的衝擊與反思。

張大千|潑彩萬峰青天 54x75cm;畢卡索的這幅作品《戴貝雷帽、穿格子裙的女人》2018年於紐約蘇富比以4,980萬英磅成交。如今連佳士得這樣大型的頂尖藝術拍賣巨頭都接受了數位藝術作品並拍出近七千萬美金,此天價已直逼畢卡索、張大千等頂級藝術大師的頂級畫作

REFERENCE

帝圖藝術2021迎春拍賣會官方網站

NFT區塊鏈Beeple數位藝術書畫
REACTIONS
喜愛

247

好美

216

226

222

厲害

245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