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威雙澳洲國家館 述說走錯路的時代

PREV

NEXT

全世界的未來會如何?今年第56屆威尼斯雙年展,以「全世界的未來」(All the World’s Future)為題,反思自工業社會後,人們面臨科技高速變化、環境災變與戰爭苦難等的焦慮,未來該何去何從。

澳洲國家館邀請藝術家費歐娜•霍爾(Fiona Hall)規劃展覽,回應大會主題「全世界的未來」。費歐娜•霍爾以「走錯路的時代」(Wrong Way Time)為題,創作約100件裝置藝術,探討全球軍事衝突、金融危機、環境議題。

「人們正步向錯誤的道路。」費歐娜•霍爾表示,全世界從2014年起衝突不斷,像ISIS入侵敘利亞、俄國出兵烏克蘭等軍事威脅,人性的瘋癲、悲傷、邪惡都滲透到今日世界。

對費歐娜•霍爾而言,全球的軍事衝突、金融危機與環境災害息息相關。她透過裝置藝術《當我的船航入》(When My Boat Comes)呈現三者關聯。《當我的船航入》是費歐娜•霍爾蒐集各地鈔票,並在上頭繪有樹葉,再排列組成的裝置藝術。這些紙鈔暗喻金錢能在世界進行交易,宛如船隻能隨意航行,也能將大自然承載到各處。

費歐娜•霍爾用迷彩服 編織士兵與動物模型

費歐娜•霍爾除了蒐集鈔票外,車頭燈、報紙、麵包等日常物品都是她的創作媒材,其中又以迷彩服最為常見。《所有國王的人》(All the King’s Men)與《其他時間的動物》(Animals from Another Time)兩件作品都是由迷彩服製作的雕塑。

《所有國王的人》是利用迷彩服拼裝的人形雕塑,刻劃面容枯槁的士兵,身體則乾癟、扭曲得不成人形,像鬼魅般懸空在展場內。費歐娜•霍爾不只刻劃士兵日漸消瘦的狀態,也透過蒐集各國的迷彩服,表現各國戰事傷亡重大。

《其他時間的動物》則是費歐娜•霍爾邀請11位澳洲原住民藝術家,以迷彩服編織的動物模型。這些動物模型仿製澳洲絕種或瀕臨絕種的物種,並豎立在被大火燻黑的書籍。費歐娜•霍爾表示,遭焚毀的書籍象徵動物與原住民文化,都面臨消失危機。

另外,《其他時間的動物》只使用英國與澳洲軍隊的迷彩裝。費歐娜•霍爾指出,這與英國殖民統治澳洲有關。1950年代,英國軍方在澳洲秘密進行核爆實驗,結果當地生物受到輻射傷害而瀕臨絕種。而澳洲原住民被英國統治後,不只被迫遷離居住地,也逐漸失去原始文化。

「走錯路的時代」不僅呈現全球軍事衝突、金融危機、環境議題,更進一步探討澳洲文化的本質。由於澳洲曾被英國統治,人民多為英國後裔,官方語言也是英文,所以澳洲文化經常視為歐洲文化的分支。但費歐娜•霍爾認為,澳洲不該被定義為歐洲文化,而是一個特有的文化。

【56th 威尼斯雙年展系列報導】
【美國】威雙美國館 精靈與大自然共存的故事
【德國】威雙德國館 為失業勞工發聲
【瑞士】威雙瑞士館 自然與人造物的交集
【荷蘭】威雙荷蘭館 一間土壤博物館
【希臘】威雙希臘國家館 一家皮革商店
【英國】威雙英國館 當代女性藝術家莎拉盧卡斯個展
【冰島】威雙開展兩週 冰島館被迫閉館
【澳洲】威雙澳洲國家館 述說走錯路的時代
【日本】威雙日本館 鑰匙串起的回憶之網
【台灣】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開展 吳天章:別說再見
【肯亞】威雙肯亞館 肯亞人:這哪算國家館?
【土耳其】威雙土耳其國家館 一個撒克斯的宇宙
【伊拉克】威尼斯雙年展 伊拉克國家館聚焦ISIS
【烏克蘭】烏克蘭藝術組織穿軍裝 佔領俄國國家館
【哥斯大黎加】「威尼斯之恥」再添一例 哥斯大黎加退展
【台灣平行展】威尼斯雙年展 張耀煌的蒼生問
【印度與巴基斯坦】世仇破冰 印度與巴基斯坦在威雙共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