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世仇破冰 印度與巴基斯坦在威雙共展

PREV

NEXT

國際藝術盛事,第56屆威尼斯雙年展於5月9日開展。值得注目的是,長期敵對的鄰居印度與巴基斯坦合作展出,為雙方文化交流揭開嶄新的一頁。

印度與巴基斯坦自1947年獨立後,為爭奪孟加拉與喀什米爾地區,多次爆發戰爭,雙方關係緊張。但非營利組織古杰拉爾基金會(Gujral Foundation)試圖打破現況,邀請印度藝術家古普塔(Shilpa Gupta)與巴基斯坦藝術家拉納(Rashid Rana)在義大利本宗宮(Palazzo Benzon)參展。

古杰拉爾基金會以「我的東方是你的西方」(My East is your West)為展覽主題,呈現印度與巴基斯坦互為鄰居,卻長期對立,希望藉由兩國藝術家合作,能播下文化交流的種子。古杰拉爾基金會創辦人費羅茲(Feroze Gujral)表示,印度與巴基斯坦人來自同一大陸,血緣與外貌都很接近,在街上相遇也不會討厭對方,兩國爆發衝突是政治因素。

表演者繪邊界 暗喻印度與孟加拉邊防世界最長

「古普塔的藝術創作是淒美、脆弱、直接的,拉納的作品則是廣闊、強大的。」費羅茲表示,基金會選擇古普塔與拉納參展,是因為他們的藝術理念能相互呼應,而且兩人過去也曾合作展出。

39歲的印度女性藝術家古普塔,經常以印度與巴基斯坦之間的矛盾、孟加拉與喀什米爾的邊界衝突為創作主題,這與她見證1992年孟買連續爆炸攻擊案有關。當時印度大城孟買爆發宗教衝突,穆斯林與印度教徒互相敵視,當地民眾生命財產備受威脅。流血事件爆發一年後才結束,死亡人數約有1000人。

古普塔策畫現場表演《無題》(Untitled),讓一位表演者使用複寫紙,在長達3.394公尺的手織衣料上劃線,暗喻印度與孟加拉邊境設有世界最長的防衛線。古普塔表示,描繪的痕跡可以是身體、國家、地圖等任何事物,政府雖然能設立國境的防衛線,但人們的想像力無限,不會受到邊界阻隔。

巴基斯坦當代藝術家拉納,則呈現錄像作品《我的視線架在你的記憶上》(My Sight Stands in the Way of Your Memory),拉納將拼裝多則中國央視的新聞影片,重現卡拉瓦喬畫作《朱蒂斯斬殺敵將》(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朱蒂斯斬殺敵將》描繪殘酷的戰爭故事,一位美麗的寡婦朱蒂斯為拯救快被攻陷的城池,赴對方軍營色誘敵軍將領,趁機拿刀割下將領的頭顱。

《我的視線架在你的記憶上》以新聞影片組成,暗喻各國之間的邊界被媒體消除。拉納表示,「邊界的滲透性」比人們想像的還要好,當巴基斯坦擁有比威尼斯更好的網路連結,巴基斯坦就能與第一世界、第三世界共存。

兩位藝術家都很重視這項藝術計畫,不僅是友好的象徵,也能改善兩國互動。拉納表示,藝術至少能間接改變政治局勢,藝術擁有涓滴效應,就像病毒可以進入任何系統。古普塔則說明,藝術家可以自由發揮想像力,藉此打破官僚體制的侷限。

另外,古杰拉爾基金會認為,這項藝術計畫不僅能強化兩國的文化交流,同時可以協助當地藝術家躍上國際舞台。印度與巴基斯坦正站在文化交匯的十字路口,應該呈現自身的文化軟實力。

印度與巴基斯坦藝術家曝光機會小,政府也很少參與威尼斯雙年展。印度曾於2011年首度策畫國家館展覽,但2013年又缺席。而巴基斯坦參與次數更少,前一次展出是1956年。

【56th 威尼斯雙年展系列報導】
【美國】威雙美國館 精靈與大自然共存的故事
【德國】威雙德國館 為失業勞工發聲
【瑞士】威雙瑞士館 自然與人造物的交集
【荷蘭】威雙荷蘭館 一間土壤博物館
【希臘】威雙希臘國家館 一家皮革商店
【英國】威雙英國館 當代女性藝術家莎拉盧卡斯個展
【冰島】威雙開展兩週 冰島館被迫閉館
【澳洲】威雙澳洲國家館 述說走錯路的時代
【日本】威雙日本館 鑰匙串起的回憶之網
【台灣】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開展 吳天章:別說再見
【肯亞】威雙肯亞館 肯亞人:這哪算國家館?
【土耳其】威雙土耳其國家館 一個撒克斯的宇宙
【伊拉克】威尼斯雙年展 伊拉克國家館聚焦ISIS
【烏克蘭】烏克蘭藝術組織穿軍裝 佔領俄國國家館
【哥斯大黎加】「威尼斯之恥」再添一例 哥斯大黎加退展
【台灣平行展】威尼斯雙年展 張耀煌的蒼生問
【印度與巴基斯坦】世仇破冰 印度與巴基斯坦在威雙共展